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靈異 > 爺是病嬌,得寵著! > 383:江織與陸家大團圓(一更(作者:顧南西)
爺是病嬌,得寵

《爺是病嬌,得寵著!》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383:江織與陸家大團圓(一更

    江少,親緣鑒定的結果出來了。”孫副院在電話里說,“您和陸星瀾先生,的確是堂兄弟的關系。”

    這個結果,在意料之中。

    江織掛了電話,一言不發。

    周徐紡拉他病號服的袖子:“你不開心嗎?”

    他搖頭:“不習慣。”

    江家人多算計,除了江維爾,與他關系都淡薄,他薄涼慣了,突然冒出來個陸家,反而讓他不知道怎么處理。

    周徐紡跟他想得不一樣,她喜歡這個變故,喜歡陸家人。

    “陸家人都很好,慢慢你就會習慣了,習慣有真心待你好的家人,習慣老小坐一桌,看電視話家常,就像很多尋常的家庭一樣,沒有那么多的爭權奪利,沒有算計和陰謀,不用設防,也不用偽裝。”

    她不知道薛家和陸家是怎樣,但同為四大世家的江家和陸家很不相同,江家有嚴重尊卑之分,有很多的規矩、很多的講究,甚至是門第之見,而陸家就像是普通人家,父慈子孝、手足情深,和天底下大部分的家庭一樣。

    “我無所謂,”江織問她,“你喜歡嗎?”

    周徐紡點頭。

    燈光落在他眼里,他這才有些幾分歡喜:“那就好,我希望多一點人對你好。”

    他有沒有家人無所謂,但他喜歡周徐紡有,她在遇到他之前,沒被人疼過,他希望以后除了他,別人也能補給她。

    放在一旁的手機又響了,是陸星瀾打過來的。

    什么開場白都沒有,他直接問:“今晚過不過來?”

    陸家那邊也拿到鑒定結果了。

    江織沒有立刻答復,而是看周徐紡。

    她點頭。

    他就回答:“嗯,晚點過去。”

    “我奶奶問你喜歡吃什么?”

    林秋楠就在陸星瀾旁邊,周徐紡能聽見她的聲音,她有點緊張,還有點迫不及待。

    江織說:“糖醋排骨。”

    周徐紡喜歡吃甜。

    林秋楠又讓陸星瀾問周徐紡的喜好。

    “你女朋友喜歡吃什么?”

    “糖醋魚。”

    全是糖醋。

    周徐紡很喜歡吃甜。

    電話那頭,林秋楠催陸星瀾去接人。

    陸星瀾明顯很困,聲音很懶:“要不要我去接?”

    江織反問:“你能開車?”

    別開著開著睡著了。

    “不能。”陸星瀾說,“我打車過去,你開車栽我回來。”

    這算哪門子的接人。

    林秋楠白了陸星瀾一眼。

    江織拒絕:“不用。”

    陸星瀾把手機拿遠,是個很困、沒有靈魂的傳聲筒:“他不用我接。”

    林秋楠就說:“那讓聲聲去。”

    陸星瀾沒有感情地把話傳給江織:“用不用陸聲接?”

    “不用。”

    “那你自己過來。”

    說完,陸星瀾掛電話了。

    林秋楠本來還想囑咐江織路上小心,話也沒說上兩句就掛掉了,有點惱火:“你怎么這么跟你弟弟說話。”

    陸星瀾穿一身黑,扣子扣得端端正正,看上去禁·欲又不知變通的樣子,一派正經地犯困:“不然怎么說話?”

    林秋楠訓他:“你就不能溫柔一點?

    陸星瀾:“……”

    溫柔?

    江織是小孩兒嗎?

    他對小孩也不溫柔。

    他半躺在沙發上,很困,眼眶泛淚:“我睡了。”

    林秋楠看他這個不上心的樣子,更加不滿了:“就知道睡,你看看你弟弟,他多有出息,又會做生意又會拍電影,你呢,你會什么?你就會睡覺!”

    陸星瀾:“……”

    有了小孫子,就有了對此,也有了傷害,林秋楠越看這個大孫子越不得勁:“睡什么睡,起來,去幫我把你弟弟拍的電影都找出來,放在電腦桌面上,我待會兒要看。”

    陸星瀾:……????

    他是撿來的吧。

    “聲聲,”林秋楠在樓下喊,“你把清讓也叫來。”

    陸聲在樓上回:“叫了。”

    躲開許九如的耳目花了一點功夫,江織八點才到陸家,到的時候林秋楠和姚碧璽已經在外面等了。

    林秋楠今天穿的衣服周徐紡見過,上次她舅舅來見家長她也是穿的這一件,特別正式精神。

    周徐紡上前問好:“林奶奶。”

    江織叫不出口,就沒作聲。

    不知是不是外頭風太大,林秋楠眼睛有點紅:“飯已經做好了,應該餓了吧,我們先吃飯。”

    江織就站在周徐紡身邊,一句話沒有,是周徐紡回的話:“好。”

    就跟平常一樣,林秋楠沒有刻意表示什么,倒也自在。

    四人一起進了屋,姚碧璽把提前準備好的新拖鞋拿出來,給江織和周徐紡換上,款式都一樣,顏色和碼數不同,陸家一家子都是同款。

    “景松,”姚碧璽沖著廚房說,“江織到了,可以擺桌了。”

    陸景松穿著個圍裙出來了,沖江織笑笑,臉上還戴著防油煙的口罩,那個笑,一點都沒有威震軍界的氣勢,他轉頭對陸聲說:“聲聲,再幫我洗兩個盤子。”

    “哦。”

    陸聲從沙發上起來,周清讓也跟著起來。

    “你在這坐著。”

    她拉著周清讓坐下,自己去了廚房。

    “舅舅。”

    周徐紡也坐過去了,江織挨著她坐。

    墻上的電視在放著,周清讓把遙控放到她手邊兒上:“要換臺嗎?”

    “不用換。”

    三個人一起坐沙發上,電視里在放新聞聯播。

    姚碧璽去廚房拿果盤了,姚碧璽去叫陸星瀾,他趴餐桌上,在睡。

    “星瀾。”

    “星瀾。”

    陸星瀾睜了眼:“嗯?”

    林秋楠給他使眼色:“江織來了。”

    他強打著精神,也坐到沙發上去,從桌上的干果盤里抓了一把糖,放江織面前,打了個哈欠:“哦。”

    這個哦,是回林秋楠剛剛那句。

    江織的視線落在了那堆糖果上面,茶幾上不僅有糖,還有桂圓、紅棗、花生,和各種堅果。

    人間煙火。

    他想到了這四個字,陸家的房子很老,柜子也都是幾十年前的老款式,墻上沒有名貴的字畫,都是泛黃的老照片,沙發上的抱枕是手工的十字繡,上面還有字,繡著這家人的名字,餐桌上的菜熱氣騰騰,廚房有香味傳出來。

    這個房子里,處處都是人間煙火氣。

    很不同于江家。

    江織拿了一顆軟糖,剝掉糖紙,給周徐紡。

    長沙發上坐了四個人,一起看新聞聯播。

    林秋楠坐在一旁,她不看新聞聯播,看她小孫子,越看嘴角笑意越深,手上沒閑著,她剝了點干果,裝在盤子里,放到江織面前。

    江織只吃了一顆杏仁。

    飯菜都上了桌,姚碧璽喊:“可以吃飯了。”

    陸家的餐桌是老式的圓桌,不可以轉動的那種,林秋楠一上桌就把糖醋排骨、糖醋魚放到了江織和周徐紡的正前面。

    “你大伯手藝還不錯,多吃點。”

    她給江織夾了一塊排骨,給周徐紡夾了一塊魚。

    江織看了一眼碗里的排骨,沒說話,周徐紡乖巧地把魚吃了:“謝謝奶奶。”

    這聲奶奶,喊得林秋楠眉眼帶笑。

    “碧璽,”她對兒媳說,“你留意一下,看有沒有大點兒的房子,星瀾和江織也都到了成家的年紀,以后家里有了小孩,咱家這房子就有點小。”

    “行,我挑個時間去看看。”

    “我哥跟誰成家?”陸聲把剔了刺的魚肉放到周清讓碗里,看對面她哥,“跟周公嗎?”

    陸星瀾掀了眼皮,瞥了她一眼。

    “實在不行就讓他去相親。”這是親媽,口氣很嫌棄。

    陸景松給老婆舀了一碗湯:“要是他相親的時候睡著了怎么辦?”

    姚碧璽更嫌棄了:“那就把他丟出去,誰撿到歸誰。”

    陸星瀾:“……”

    他內心毫無波瀾,反而有點想睡。

    周徐紡聽了,抿著嘴笑。

    “徐紡。”林秋楠突然叫她。

    她把筷子放下:“嗯?”

    林秋楠用公筷給她碗里添菜:“晚上在這住嗎?”

    她看江織。

    江織說:“你想住就住。”

    林秋楠是在留他,知道他聽周徐紡的。

    周徐紡想想后,點了頭。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欧洲快乐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