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靈異 > 龍珠演義 > 37【夢醒時分】(作者:翼赤火)
龍珠演義

《龍珠演義》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37【夢醒時分】

    “這就是你相中的人?”

    遙遠東方的五行山脈之中,巨大漆黑的身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正悠然欣賞此地充滿毀滅與墮落美感風景的雪莉輕輕一笑,“啊啦,你在看他呀?”

    “是他在看我。”漆黑的身影平淡道。

    “呵呵,這種語氣真不愧是你啊,萊斯利。即使是在我們之中,你也是最頂尖的逸才。”雪莉輕松地說,“依我看來,或許你已經超過了那位大神官閣下。”

    漆黑身影對此沒有回應。

    雪莉自顧自繼續道:“否則,天神大人怎么可能容忍你如此叛逆?如果我這樣的,也要學你一樣任性,不肯回世界樹休眠的話,早就在第一時間被大神官親自出手捉回天界了吧!還真是多虧你逃出天界,我才能在我負責的宇宙被抹除后,趁機撈到這份捉你回去的好差事,出來透口氣呀。”

    “阻撓我,是件好差事?”漆黑身影自言自語。

    “不要放出這樣可怕的氣勢啊,萊斯利,”雪莉一直隨意的神色稍微嚴肅了些許,抵抗著不遠處那道漆黑背影上滾滾而來的驚人壓迫感,“被大神官發現可就不好啰?”

    “被他發現?他沒發現嗎?”漆黑身影的聲音中流露出細微的笑意,“天神大人要我回去的意志,現在落在你身上。大神官敢發現嗎?”

    雪莉沒接這話。

    漆黑身影也沒有緊咬不放。“將天界濁氣收入體內提升戰力,的確是個能打破地球人自身界限的方法,比你那個爐子要好用得多了。”他簡單評價著。剛才驚人的氣勢一閃即逝,仿若幻覺。

    “確實是異想天開的思路。異想天開到……不應該做得到的才對。”雪莉說,“他究竟是怎么排除天界濁氣對心智的侵蝕、異化的,我總也看不清楚……莫非是萊斯利你教給他的?畢竟你也用了類似的方法,身體轉化成了魔族,意志卻仍舊……”

    “對他而言,吸收濁氣是為了提升實力的冒險之舉。”漆黑身影說,“對我而言卻是在拉低我的水準。濁氣無法侵蝕我的心智是理所當然的,哪里有什么方法可教他的?”他堂堂天使中的天才,“自甘墮落”只是為了將自身暫時綁定在全界的一種不得已手段罷了。

    “不過正因為看不透他的手段,你才會相中他,不是么?”

    “呵呵……”雪莉微微一笑,“我們給安寧設下的規則里,其實正缺一個替她解決你的角色,否則她永遠無法達成目標。你覺得……王超可以完成這項使命么?”

    漆黑身影沉默片刻,依舊冷淡地回答:“那要他死了才知道。”

    “‘必須對方抱著自我犧牲的覺悟才可以’……真是苛刻啊!”雪莉重復了一遍萊斯利當初的話,低聲念道,“不過以你的實力,確實只能如此……”

    ****

    “……‘跟撒旦大魔王同歸于盡’。”

    野外,與安寧對坐的王超眼中金光流轉,凝視著空氣里氤氳的暗金色魔氣。

    回想著撒旦大魔王的那股深淵般不見底的可怖氣息。

    他在琢磨安寧描述的她師傅雪莉的意思。

    擊殺阿巴頓后,二人繼續向第三個魔王的氣所在的位置前進。

    沿路消滅一些因阿巴頓暴斃而群蟲無首的魔族。

    已經數月過去了。

    王超也不間斷地調整自身的狀態。

    無論是魔化變身后十多萬的沉重魔氣的運用,還是地球人本體的基礎功力的打磨。

    不過收效甚微。

    越是練功,王超越是能夠深切地體會到,身板上的先天差距。

    每每這時,他總想起沙漠之狼樂平。

    主角團戰士里頭,除卻賽亞人一脈外其實總共也沒幾個純粹的地球人——比克,那美克星人;天津飯,有外星三目族裔的血統;即使是克林,沒有鼻子的他,也怎么看怎么不像純粹的地球人。

    而再看姑且算是唯一血統純正地球人的樂平:初登場時,他連戰斗力10的悟空都不如,然而短短一年過去,獨自修行、無人指導的他,到了武道會時,功力已直接翻了幾十倍,其身板資質之出色可見一斑。

    之后的賽亞人篇,他的功力也能堪堪咬在克林等人的后頭,勉強能與蔬菜人一斗。

    數值上大約是在一千左右,可見第二斑。

    自此之后,再無樂平功力變化程度的描述。就正如……那美克星被大長老引動潛力后再無克林的功力變化描述一樣。

    王超本身的功力,也卡在數值約莫二百多的量級太久了。

    有些事情光憑樂觀主義是沒辦法改變的。

    單純以身板資質來說,賽亞人》天津飯>克林>樂平>王超,這便是可以陳述的客觀事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遠遠望著博爾特沖過終點線的人,比誰都能明白彼此之間的隔山之遙。

    越是接近頂點的人,才越是能真切地摸到天花板,感覺到它冷冰冰地蓋在頭頂。

    所以在人造人篇,被刺穿心臟的樂平終于停下了。

    那美克星回來后,克林再無一場稱得上戰斗的戰斗。

    天津飯總是游離在眾人的視野之外,這究竟是出于怎樣的心情……

    跟我離開獨自前去五行山尋找一線變化時的心情一樣嗎?

    王超想。

    “挑戰撒旦,要么輸了死,要么死著贏。師傅是這么警告我的。”安寧面露追憶,“面對撒旦最好的結果就是同歸于盡……你問我有沒有試著直接對付撒旦?我真的記不清楚了。可按我對自己的了解,應該是曾有過的吧……”

    王超說:“你曾經直接挑戰過他,但被殺死了。所以才記不清。”

    安寧嘆道:“當時的我連跟他同歸于盡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你現在才會……沒有起碼的把握,不到最后的時刻的話,就不再去挑戰他。”

    安寧垂眸,“是啊。”

    “這究竟是謹慎呢,還是怯懦?”

    安寧笑了笑又止住,“應該是怯懦吧。”

    “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世一世的痛苦!積累的絕望!安寧,你滿是創傷、滿是疲憊的內心深處,已經根植了絕望的種子。你早就不指望真的有見到希望的那一天……”

    安寧輕嘆一聲,以手掩面。

    “有時你怨恨自己的師傅,‘為什么是我?’,明明就沒有成功的可能,‘為什么偏偏選了我?’,‘為什么偏要我永世不得超生?’……你好累,真的好累,每一次死去,都希望等待自己的是真正的死亡,但每一次你都會再次睜開眼睛,再次看到這只剩下絕望的世界……”

    掩面的安寧沉默不語。

    指縫間露出的眼角綻放著詭異的紅光。

    “安寧!”

    耳邊一聲清喝!

    女武將猛然醒過神,發現周圍的情景不知何時已經大變。身旁的王超一手按在她肩膀,其雙瞳一如既往的金燦燦,仿佛點亮著永恒不滅的微光,正關切地問:“沒事吧?心點,我們似乎走到一頭魔王的陷阱里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欧洲快乐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