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579章 幫他(作者:水果仙人)
網游之成為BOSS

《網游之成為BOSS》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579章 幫他

    老鄧此時呵呵一笑,正欲說出個名字出來,而白玉京心中一凜,正以為他會說出茅十八的名字出來,卻不想老鄧和胡子在不覺之中對視了一眼后,由一旁的胡子說道。

    “折戟沉沙。”

    折戟沉沙?

    魔劍道公會會長?

    這怎么可能?

    一連數個念頭頓時就在白玉京腦海中憑空而生,幾乎是打破了他之前所升起的所有疑問,但是很快白玉京就意識到不對勁,畢竟老王等人的身份是被狄飛驚給道破了的,而老王等人雖然沒有明著說他們是茅十八派來的,但也等同于是默認了,這和現在老鄧、胡子的話形成了沖突。

    “魔劍道公會的人跑到崆峒山來做什么?”

    白玉京心中疑問不斷,當即就中宮直入想要探聽到最關鍵的訊息,但老鄧等人又豈能事事都依從白玉京的心愿呢?

    “白兄弟別急嘛,我的意思是說,折戟沉沙參與了崆峒山的眾多事件,他可能就是主謀之人,但魔劍道公會肯定不是。”

    老鄧的話說的穩穩當當,聽上去像是一句模棱兩可的話,但其實內中言語如果換做是狄飛驚在場又如何能聽不出來呢,但遺憾的是,白玉京就是沒有聽出其中的究竟。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此時老鄧和胡子的心中也在想著這四個字,他們之前所說其實不過是一種順水推舟的正常思維罷了,就好似幾個人坐在一塊討論問題,既然是討論問題,那就是把問題掰開來一部分一部分的談,當所有問題都有了一個明確的方向和大致的結果后,然后再匯總起來得出一條清晰的脈絡線索。

    而之前老鄧的幾個問題以及回答都只是片面的在訴說事件中單一線索存在的可能性,只是可能性而已,但白玉京卻因為這種可能性而暴露了他所知不多的盲點,或者說此時的白玉京已經完全的進入到了老鄧的節奏當中。

    什么意思?

    老鄧此時心中暗笑,還多少有些不屑的味道,既然你白玉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這個意思自然就由我們兄弟幾個來告訴你好了,但至于我們會說出怎么個意思,那就要靠你白玉京自己去查證了。

    “呵呵,白兄弟和永夜、茅十八等人的關系那么近,應該知道永夜和茅十八已經分道揚鑣的事情了吧?”

    聽到這話,白玉京的心中頓時就是一沉,果然,永夜還是走出了這一步,這一步非常關鍵,甚至可以說會徹底的改變當今豪俠的局面也未必沒有可能,要知道茅十八的關系在過去是非常復雜的,他能夠在這種復雜的關系當中混的轉,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其左右逢源的緣故,而如今,茅十八和永夜分道揚鑣,折戟沉沙的介入,乃至他白玉京和狄飛驚的介入,現如今紅袖添香公會的人也介入了,這么多強大力量的介入,無論茅十八想要做什么,如果他今后還將繼續做下去勢必會付出更多的心力,而如果他就此退一步甘愿放棄的話,豪門公會未必會見好就收。

    所以,白玉京此時的心中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只不過這個他想要的答案是建立在老鄧告訴他那個“什么意思”的答案之上的。

    白玉京和老鄧等人分開之后,這才想起來,他其實一開始并不是去探聽茅十八和老王等人的秘密的,而是去打聽名劍風流公會和丁春秋拿下活動記錄這件事的,但似乎這件事也有了答案,畢竟紅袖添香公會的人插手了,豪門公會里的中流砥柱的確有能夠刷新任何活動的記錄,不過白玉京此時的心中卻還是充滿了疑惑,他意識到自己或許需要跟狄飛驚聯系一次,至少問一問他對此的想法。

    不過很快,白玉京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之所以不跟狄飛驚聯系,也沒有告訴狄飛驚自己眼下在做什么,就是想讓狄飛驚單獨去調查這件事,用狄飛驚自己的方式去調查。

    而且這段時間以來,白玉京也感覺的出狄飛驚對自己這個保鏢的依賴,正是因為白玉京強大的實力給了狄飛驚絕對信任的感覺,所以讓狄飛驚的行事風格都變得有些大無畏了。

    盡管這種大無畏是白玉京想要看到的,一個人自強了才會自信,如果他弱不禁風、一吹就倒,怎么可能建立起強大的自信呢?

    但是這種因為外力而被迫變得強大的感覺并不是原本的那個狄飛驚,或者說白玉京之所以退出圣光榮耀公會就是因為他的性格和為人處世的風格所決定的,而如今白玉京將他自己的性格和風格強加在了狄飛驚的身上。

    白玉京繼續去調查他那邊的情報,而此時的狄飛驚卻已經通過他的方式跟十八大和雪兒兩人打的一片火熱了,或許十八大和雪兒也是有心想要接觸狄飛驚的緣故,所以雙方也算是聊得非常投機。

    在這段時間里,狄飛驚對于崆峒山發生的事情守口如瓶,幾乎是一字不提,也算是他之前興奮之下漏了口風的彌補措施,因此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他們相處的很是融洽,但彼此間的虛偽也是心照不宣的,但要說這種虛偽就是不真實的表現嗎?

    至少,狄飛驚并不介意這種虛偽,哪怕是為了他的公平而不得不虛偽也無妨,盡管這看上去很矛盾。白玉京雖然下落不明,但沒有白玉京,卻多了十八大和雪兒這兩個保鏢,狄飛驚的心情暢快了許多。

    崆峒山的事情到目前為止已經較為明朗了,除了狄飛驚不知道紅袖添香和魔劍道公會的事情外,可以說事情整個的模樣已經盡在狄飛驚的腦海中了。

    但是,這個腦海中的脈絡理順容易,但是想要攤開來處理卻是毫無頭緒,畢竟他狄飛驚沒那么號召力和公信力,根本不可能讓事件按照他的意愿來發展,而且這不是一兩個人的意愿,而是幾百上千人的意愿,狄飛驚能夠說動湮滅、蝶的方式在崆峒山行不通。

    不過狄飛驚的心中有一個想法,其實這個想法他之前就曾經去實踐過,當然結果因為各種外部因素而失敗了,而這會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十八大,這個想法不禁又再度躥升到了腦海中。

    “十八大,你們會長是不是讓你們暫時能聽我指揮?”

    憋了好一陣子,狄飛驚終于是有些厚顏無恥的說出了這句話,其實他本是不好意思這么說的,畢竟大家還算是萍水相逢,哪怕是有點關系了,這種話也未必說的出口。

    卻沒想,十八大聞言,先是一怔,但隨即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即正經說道。

    “當然了,拋開會長不談,就算是我也很想結交一下飛飛你這個兄弟呢!”

    聽了這話,一旁的雪兒抿嘴一笑,也說道。

    “飛飛你有什么想法盡管說,我和十八哥無不遵從。”

    聽的他們這樣說,盡管狄飛驚有些驚奇,不過他的心中卻篤定了許多,他要的就是他兩的這句承諾,只要有這句承諾,那接下來他就好辦了。

    狄飛驚不想夢孤城插手崆峒山的事,是因為他怕夢孤城一旦插手了,就會按照自己的意愿來處理這件事,甚至是會以一種夢孤城自以為是的保護狄飛驚的先見之明來進行,一旦夢孤城有了這種想法,就意味著在夢孤城的心目中,狄飛驚對崆峒山的現狀已經是一籌莫展了,他沒法子了,既然狄飛驚沒法子了,那夢孤城做事就不會有任何顧慮。

    不管夢孤城插手的最終結果是什么,都不是狄飛驚想要看到的,而且他多半也猜想的出,肯定是動用豪門公會的非常手段來進行肅清和鎮壓行動,務必要讓狄飛驚和他代表的一夢孤城公會奪回面子。

    不能找夢孤城,同樣的蝶也不能找,況且狄飛驚也不想拿這件事去麻煩他的“姐”,算來算去,唯一還算有點交情或者說有點恩惠可以交易的就只有青陽所在的銀翼山莊公會了。

    只是狄飛驚沒有想到,銀狐居然這么上道,對自己如此重視,竟然會把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兩個人都給他派過來。

    當然了,狄飛驚也不是傻子,他當然也很清楚,豪門公會自有豪門公會的行事風格,就算十八大和雪兒是來幫自己的,但他們未必就會事事聽從自己的安排。

    不過狄飛驚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如果說十八大和雪兒真的什么都聽他的安排,狄飛驚反倒是不敢動手去做了。

    “那好,我想幫茅哥,不過我想茅哥應該不需要我的幫助,因此這件事我們只能自己來做。”

    狄飛驚一開口,十八大和雪兒就是愣住了,狄飛驚口中的茅哥自然是茅十八無疑了。

    “飛飛,之前難為你的那個老虎不正是茅十八派來的人嗎,為何你還要幫他?”

    十八大的疑慮很正常,不過狄飛驚卻是笑著搖搖頭說道。

    “我沒覺得那個老虎是想要為難我的啊!”

    狄飛驚的話讓十八大和雪兒又是一愣,兩人都是面面相覷,不知道狄飛驚因何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老虎不是來為難他的,那狄飛驚又為何要找青陽搬救兵呢?

    不過很快十八大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老虎雖然并不是來為難狄飛驚的,但是有老虎的存在,卻是限制了狄飛驚的行動自由,雖然說貼身保護這就是一名保鏢該做的事,但是老虎是受雇于茅十八而不是狄飛驚,狄飛驚這個受保護對象的話老虎是不會聽從的。

    十八大沉思了片刻,這才微微點了點頭后說道。

    “你想怎么幫?”

    銀狐和茅十八發生矛盾的那會,十八大沒在襄陽城,而是遠在西大陸的唐家堡,所以他并不清楚狀況,雖然后來公會里有人說起過這事,但十八大也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當然了如果銀狐說要去針對茅十八,十八大一定會去做的,不過銀狐卻并沒有在茅十八的問題上費太多的神,所以十八大和茅十八之間并沒有半點關系。

    “我感覺夜哥要動手了。”

    就在十八大和雪兒等著狄飛驚訴說接下來的行動時,卻沒想到他沒頭沒腦的又冒出了這么一句話,也饒是十八大的思維開闊,好半天才想明白狄飛驚口中這個“夜哥”是誰,而當他剛聽明白之后,眉頭也是立刻就皺了起來。

    “你是說永夜,魔劍道公會也要插手?”

    提到魔劍道公會,在場的三人臉色都有點不好看,如果說他們還要講那么一點道理,或者說是江湖規矩的話,那么魔劍道公會的向來無法無天慣了,就算沒占理他們也會強行的把道理給拐騙到自己家來。

    “不清楚,就看永夜打算做到什么程度了。”

    永夜之前來崆峒山的想法和行為大相徑庭,一開始就連狄飛驚都覺得永夜只是想來好生調查一番的,卻沒有想到永夜壓根就沒有想要調查的意思,既然茅十八你說我永夜阻止不了你,那我就阻止給你看!

    永夜的行為完美詮釋的游中殺人PK的真諦,能動手絕不跟你逼逼,先把老王那群人殺了個遍,然后眼見不頂用也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

    永夜走了,盡管并不是因為他的殺戮才留下的爛攤子,而是崆峒山本來就已經亂的可以了,但是永夜的行為卻因為附帶上了狄飛驚和白玉京這兩人,也讓狄飛驚和白玉京現如今在老王那里的形象被打入了谷底。

    所以,狄飛驚眼下想要重新拾起老王等人對自己的信任怕是很困難了,就算一碼歸一碼,但你心中是這樣覺得的,但別人卻未必是這樣覺得的,你狄飛驚既然是永夜、白玉京的朋友,那么不管你是不是茅十八的朋友,我們最多就是跟你不相往來,也不會再上你的當了。

    原本狄飛驚是想去找老王等人,但眼下這條路走不通了,所以狄飛驚才退而求其次找上了銀翼山莊公會的人。

    永夜要來,不管他是一個人來,還是帶著魔劍道公會的人大舉入侵,狄飛驚總有一種感覺,就在這幾天當中了,狄飛驚并不知道當初茅十八和永夜之間的那個矛與盾的故事,更不可能明白這兩人所追求的境界和突破瓶頸的方式是什么,但是狄飛驚卻很清楚,永夜想要打敗茅十八,甚至是想要徹底的打敗茅十八,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他只能依靠其他人的力量。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欧洲快乐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