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人妻 > 醫妃驚天 > 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 決定(作者:瓦貓)
醫妃驚天

《醫妃驚天》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 決定

    宮懿道:“是不知輕重了些。”

    “宮懿!”宮馨直呼名字。

    宮懿道:“但基本很乖。”

    宮馨這才搖了搖尾巴,哼了一聲。

    夏沐與天澤走了過來,“再有半刻鐘,蠻荒空間便正式開啟了,各結界的長老也都已經到位,我們留一人在這里坐鎮便可以了。”

    天澤道:“我來吧。”

    夏沐點頭,“我監控星象。”

    宮離澈道:“那我陪夫人吧。”

    眾人:“……”

    宮離澈道:“不要羨慕。”

    眾人:“……”誰羨慕了!

    眾人受不了的各歸其位,宮馨也摩拳擦掌的要往海選之地跑。

    宮懿將她拉住,“馨兒,你跟我一起去,別一人橫沖直撞。”

    雖然這結界他們都熟悉過的,可還是有許多危險的,畢竟是考核地。

    宮馨道:“我叫了晴兒妹妹一起,哥哥跟著干什么?”

    宮懿微皺眉,“她的實力來這里還是很危險的。”

    宮馨道:“我保護她啊!”

    宮懿道:“還是算了。”

    宮馨鼓著臉,“人都來了,你卻說算了。”

    宮懿一頓,果然見慕容晴兒神色尷尬的跑了過來,也剛好聽到他們的對話。

    宮懿:“……”好吧。

    來都來了,他還能說什么?

    宮離澈則完全沒事一般,一閃身就出了蠻荒空間,出現在云錦繡身側。

    見她出來,云錦繡道:“你怎么也出來了?”

    宮離澈道:“他們一直要求我出來陪夫人。”

    云錦繡半信半疑,“……他們有這么無聊?”

    宮離澈道:“是啊,我也覺得很無聊,真是拿他們沒辦法啊。”

    云錦繡:“……”

    不過,蠻荒空間有大哥和夏沐盯著,她也沒有什么不放心的。

    “會長,時辰快到了。”施的聲音傳來。

    云錦繡這才微一點頭,緩聲道:“讓副會長準備一下吧。”

    她現在這實力,想要讓聲音讓每個人都聽清楚,是不可能的,這也是建立在強悍的實力基礎上,也只有白瑜來說合適了。

    云錦繡剛想找個椅子坐下來,接著一把椅子就直接遞到她身后。

    她微一愣,抬頭,“連墨?”

    連墨了眼周圍,開口道:“我聽說,曾姑母回來了?”

    他神色并不太好,甚至有些沉郁。

    一旁的大狐貍直接將他的椅子給接了過來,自己坐了,隨手給云錦繡扯了另一把椅子,他也沒怎么計較,只是神色嚴肅的開口。

    云錦繡微一頓,點了點頭。

    “她在哪?”連墨目光微變。

    云錦繡道:“在偏殿。”

    連墨轉身便向那掠去。

    云錦繡將他叫住,“那個人也在。”

    連墨微一偏首,視線向她,“展言?”

    云錦繡道:“不要沖動,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連柔失蹤,本來就讓連家眾人憤怒到了極點,眼下展言出現,他們自然不可能平靜。

    連墨道:“知道。”

    他沒有以往的那般閑情逸致,直接抬步就離開了。

    那廂,白瑜蒼老又威嚴的聲音滾雷一般的向四面八方傳去,云錦繡卻沒了聽的心情。

    她有些不放心展言和連墨這兩人,萬一打起來,怕是橫生枝節。

    云錦繡這般想著,碰了下宮離澈道:“你去一。”

    宮離澈道:“他做什么?”

    云錦繡道:“若他們打起來,少不得影響仙武大賽,萬一被嬰靈趁機落井下石,便麻煩了。”

    宮離澈:“……我想跟夫人一起。”

    云錦繡道:“不在這一會兒,快去。”

    大狐貍道:“那夫人親我一下。”

    云錦繡:“……”大庭廣眾之下!

    大狐貍果然幼稚起來,六親不認!

    “夫人不親我,我只好親你了。”宮離澈作勢。

    云錦繡連忙抱住他的臉,照著腦門親了一口,“快滾!”

    周圍注意這里的人:“……”

    他們剛才到了什么!

    他們居然到會長啃了妖狐的腦袋!

    太可怕了!

    大狐貍得了便宜,這才慢悠悠的走了,絲毫不在意周圍投過來的視線。

    *

    偏殿。

    連墨“砰”的一聲,踢開了房門。

    連柔正在喂孩子,聽到動靜,驀地將孩子抱緊了,微一偏頭,就見連墨黑沉著臉大步走了來。

    連柔身子一定,“墨兒?”

    她連忙整理了下衣裳,孩子沒吃飽,頓時“哇哇”大哭起來。

    連柔連忙溫柔的哄了起來。

    連墨直接走到那孩子面前,臉色不快,“誰的孩子!”

    連柔道:“我的。”

    連墨道:“跟展言的?”

    連柔嗯了一聲。

    連墨道:“你不是跟木歸一起了嗎?”

    連柔抬起目光他,“你想說什么?”

    連墨道:“曾姑母失蹤了這么久,就是跟展言去生孩子了?”

    這句話多少傷到了連柔。

    她脾氣上來,開口道:“還不是因你弄出了嬰靈?”

    連墨身形一滯,許久道:“對不起。”

    連柔一下也說不出話來。

    她原本也不想因這件事責怪連墨什么,畢竟所有的事都事出有因,可她也不允許自己糟了這么多罪,讓他一個輩來教訓。

    連柔道:“你出去吧。”

    “展言呢?”連墨著她,開口。

    連柔道:“你找他做什么?”

    連墨道:“我要跟他談一談。”

    連柔驀地冷笑了一聲,“你跟他談什么?辯解一下,到底是誰的錯嗎?”

    連墨不說話。

    連柔道:“現在去追究誰對誰錯,還有意義嗎?嬰靈已經出現了,你們這些男人該想的難道不是怎么對付嬰靈嗎?”

    她真的心力交瘁了。

    怎么到了關鍵時刻,這些男人一個比一個令人失望!

    連墨微偏開目光,良久道:“我不是為了辯解誰的對錯,我只是想讓他對你好一些。”

    連柔身形一滯,接著眼眶就微微的紅了。

    她微微咬了咬牙道:“你說?你是拿什么身份去說的?你說的,別人就肯聽嗎?與其見面吵架發火,不如干脆不見。”

    連墨說不出話了。

    許久,他低聲道:“我不會讓嬰靈得逞,我弄出來的東西,我會解決。”

    他說完,轉身便走,連柔連忙道:“你站住!”讓他自己去解決,能解決才怪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欧洲快乐10开奖号码